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义强网易博客

KVB昆仑国际全球销售冠军

 
 
 

日志

 
 
关于我

专注知名财经评论、财经专栏、财经自媒体,CCTV证券资讯频道特约评论员,《新华社》外汇纵横特约嘉宾,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生。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狼的生存故事(十一)  

2010-07-03 16:4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狼的生存故事(十一) - 聚鹰 - 义强网易博客

 第十一节:以牙还牙

我们慢慢地向对方靠近,我已经能看清它灰黑的毛发中夹杂着些许白色,而且也没有了当初打败我时的光泽。它有一点老了,可它还算得上是一只矫健的公狼,它的浑身上下还没有一丝的赘肉,四肢看上去还是和当年一样的有力。在微风中站立着的它还是有着那么一种王者之威。可是它老了。它已经不能再繁育出健壮的后代,今天,我要让它俯首称臣。我将成为这个狼群的王,我将在这里繁育出我的后代。

我们对视了片刻……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它抖擞起精神,向我扑了过来,我丝毫不因它曾是我的头领而手下留情。这是一场关系生死的较量,也更关系到狼群未来几年的前途。它比几年前的它更加稳健,我比几年前的我更加凶狠。其他的狼们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还是像几年前那样的冷默。它们只要最强壮的,不管它是谁。

几个回合过去了,我们彼此分开来。可我们并没有分出胜负,只是彼此身上多了几条或深或浅的伤口,从伤口中渗出的鲜血一滴又一滴的渗落入了泥土之中。

一滴、二滴,我们又扑到了一起,我一爪击在了它的左眼上,它翻倒在地,在它还没有回过神来之前,我的两只前脚按在了它的胸前。它垂死挣扎地抬起头,向我的喉咙咬来,我当然不会给它这个机会。我的牙齿咬进了它的喉咙,我的牙齿在它的肌肉与骨骼中前进,我听到了它的颈骨在我的牙齿下屈服的声音。

它的身体慢慢地由坚强变成了一种柔软,我松开了嘴巴离开了它的身体。昔日的狼群之王倒在了地下,不由自主地抽搐。在我的身后响起了一片嚎叫声,这嚎叫声是为了一个新的狼王的诞生,而不是为了一个老狼王的死去。它倒在地上,眼睛慢慢的褪去了杀机,涌上了一种祥和。它为这个狼群奋斗了一生,甚至于当初我的生存都源自于它的一部分努力。我默默的看着它,对它的奋斗表示最后敬意。我知道它已经去了,它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中没有难熬的旱季,没有惨烈的撕杀,只有数不清温顺的任人宰杀的牛羊。

一个时代结束了,该我了。现在我已经不再是那个默默站在一个角落里的看客,如今我已经站在了舞台的中央,我要在这个舞台上留下关于我的故事。

我成为了这个狼群的首领,我要领导它们走向繁荣。狼群在我的指挥下为了生存而东奔西跑,我们追杀着每一只因体弱而落单的动物以填饱我们的肚子。在草原上一群狼要比一只狼好过得多,我可以发挥我们的想像去进行配合,最常用的办法就是我事先藏在草丛之中,再由狼群把猎物赶到我的身边来。这时候我就会从草从中一跃而起完成猎杀。我们的成功率很高。这样的配合总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些往事、总让我想起另一只狼,它是我脑海之中挥之不去的一个影子。还有倒在我嘴下的老狼王,在最后时刻,它们把生命交给我了,于此同时也就把它们对未来的期望交给了我,我要不辜负它们,我要比任何一只狼都出色才行。

一支枪杀了我们两只狼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雨季又到了,我已有了我自己的几窝子女。它们胎毛未退,在窝里踩着自己兄弟姐姝们的头颅去拼抢奶水。它们刚能用自己的力量走出洞穴就都向着天空号叫以比试力量。狼群给它们带回一些肉,它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动用武力去拼抢。生存这一关是每只狼都要过的,面对生存这个问题,它们一定要坚强,一定要鼓足勇气。

这个世界包容万象,各种各样的生命形态都可以在这个包容的世界中生息繁衍。这个世界又是那么的宽容,它可以宽容错误,它也可以宽容失败。被打倒的可以重新再爬起来,被战胜的也可以再找个机会从头开始。但这个世界却从不宽容懦弱,这个世界上没有懦弱的小草,也没有懦弱的牛羊,当然也更不会有懦弱的狼。因为那些懦弱的生命会被无情地淘汰掉。

没过几天功夫,第一轮的淘汰就有了一些结果。几具幼小的尸体被它们的母亲叼出了洞穴。不该活下来的那就让它们去死吧,我只是非常希望那些意志坚强,具备勇气与信心的幼狼能茁壮成长。这个世界是永无公正的,但在实力面前这个世界永远平等。每只狼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前人的继承与自己的奋斗。它们继承了我的锋牙利爪,但这远远不够。如果想活下去它们自己也要有所付出才行。

幼狼在一天天的长大,它们需要越来越多的食物。我也希望整个狼群中的每一只狼能在这个雨季中充分的进食,以多积攒一些对抗下一次干旱的资本。还好,现在雨水充沛,有足够多的牛羊可供我们猎杀。食物虽然谈不上丰盛,但只要不挑肥拣瘦也足足够用。每次猎杀成功之后,狼群都会在我进食完毕后来抢食余下的猎物,这一点并不是出于传统,而是他们对我的尊敬。更确切一点的说是对我的畏惧,因为尊敬是从畏惧中得来。

不久之后我不得不对一个人产生一点尊敬,因为他用一支枪在三天之内杀了我们两只狼。这两只狼都是在单独去水洼边喝水时被猎杀的,子弹的速度叫它们没有对威胁做出一点反抗。它们都被利刃剥去了皮毛,当我们走进它们的尸体时,无数只苍蝇哄的一声从它们的身体上飞走。被剥走了皮毛的它们赤裸裸地躺在那里,身上的颜色和它们刚刚出生时差不多。从草地上的脚印来看,这像是一个人所为。那个人的枪法很准,这两只狼都是被一枪毙命。其中一只是被独弹打了一个眼对穿,另一只则是被用霰弹打碎了脑袋。

整个狼群被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我们都不知谁将是下一只,作为肉食者的我们头一次体会到了被猎杀的滋味。每一只狼都不再敢单独行动,去水洼边喝水也要三五只狼组成一个小群。

面对生存的威胁,整个狼群开始都对我产生了一种怀疑。每一只狼的眼神中都时不时地流露出一种不信任的目光。我在狼群中的绝对威信被一种更强大的力量所动摇。这是对我的一个考验,每只狼都在注视着我,它们在看我如何应对,它们在看我是否能领导它们走出这种前所未有的困境。

决定主动出击

我知道,欲望是没有尽头的。那个猎人已经得到了两张狼皮,他还会想要第三张、第四张甚至更多。如果那个猎人一直活着,那么我们就会一只接一只的死去,直到这个狼群崩溃。面对他的枪口,我们无所作为就是一种退让。这种退让不会叫他满足,只会叫他更加张狂,更加肆无忌惮。坐以待毙总不如奋起一击,我决定我们主动出击,去干掉这个威胁我们生存的家伙。

狼群在夜色的掩护下出发了,我们跟着那个猎人留下的脚印和气味向前走。我走在狼群的最前面,余下的一只跟着一只默默无声地前进,草地上只留下了沙沙的脚步声和一长串泛着绿光的睛睛。

很快我们就找到了那个猎人的帐篷,帐篷前燃着一堆令我们有些心惊肉跳的火,火上烤着一只羊,羊的后面坐着那个猎人。那个猎人丝毫也没有注意到我们已经在他的周围埋伏了下来,他心不在焉的从那只羊的身上割下了几块肉放进了嘴巴里。他的表情轻松愉快,他并没有意识到招惹一群狼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那个猎人并没有反光的牙齿和可以致命的爪子。我们最紧张的是放在他旁边的一支猎枪,如果没有了那只枪,我们中的任何一只都有捕杀他的实力,可是有了那支枪,我们整个狼群都不能掉以轻心。十数只狼都在用泛着绿光的眼睛注视着我,我则死死地盯着那个猎人。

这时候那个猎人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他困了,他想去睡觉了,他站起身来向他的帐篷走去。但他又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正在燃烧的火,又看了看在火堆上的那只羊,又向四周张望了一会。他很自信地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熄灭了那堆火。转过身向帐篷走去。

能杀死他就是一个巨大的胜利,如果还能活下来那更是锦上添花。我想活下去,但我也决不怕死。我咬着牙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我毫不犹豫地第一个冲了出去。其他的狼跟在了我的后面。杂乱的脚步声叫那个猎人顿生警觉。他的反应速度之快超出了我的想像,转身、惊恐、镇定、子弹上膛、举枪、瞄准一气呵成,那只上了膛的枪瞄准了我。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了后退的机会,我一丝一毫的犹豫都会要了我的命,我左右摇晃着向前冲过去。我的摇晃起了作用,他的枪口也跟着我的摇晃而摇晃。他的食指已搭在了扳机上,但他并没有把握去扣下它,等到他下意识地去扣动扳机的时候已经晚了,枪声几乎就在我的耳边炸响,一棵霰弹的钢珠打穿了我的一只耳朵,枪口中吐出的火药气味叫我一阵的窒息,枪口的火光叫我短暂的失明。可我还是照着记忆中的方向扑了过去,我不能给他上第二发子弹的机会。我向他的脖子咬了过去,他的喉管被我的牙齿切开,他的双手胡乱地挣扎,两只脚不停地向我的身体踹来,可他的力量还不足以挣开我的牙齿,最后他倒了下去……这时有两只狼向那个帐篷里钻去,我的耳边只听得它们俩一阵惊呼。

还有人!!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我放弃了那具人的尸体,向帐篷里冲去。我冲进了帐篷,可是并没有发现还有其他的人类。我只看见那两只先冲进来的狼直直地看着自己的脚下——那是两张平整的狼皮,看毛色是从我们损失的那两只狼的身上剥下的,这是那个猎人的战利品,很可惜他并没有笑到最后。现在他已经成了我们的战利品。我一言未发地四下看了看,之后我叼起了一袋饼干退出了帐篷。当我走出帐篷时那个猎人和那只已经烤熟的羊都已不见了,它们变成了两具白骨,围着这两具白骨的是一群正在舔嘴巴的狼。当它们看见我从帐篷中叼出了可以吃的东西之后又一窝蜂地冲进了帐篷。冲进去之后是短短的沉默,沉默之后马上又响起了争抢食物的叫声。帐篷在剧烈的摇晃着,哄的一声倒下了。

那个猎人给我们以伤害,我们就要了他的命,并夺走他的一切。我们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就是狼的行为方式,我对这样的结果非常满意。

我竖起了两只耳朵,包括被打穿的那一只。领着狼群,乘着夜色返回了我们的驻地。我用我的实践证明了我的能力与勇气。狼群的眼光中还在泛着绿色,不过其中早以没有了怀疑的成分。

  评论这张
 
阅读(5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