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义强网易博客

KVB昆仑国际全球销售冠军

 
 
 

日志

 
 
关于我

专注知名财经评论、财经专栏、财经自媒体,CCTV证券资讯频道特约评论员,《新华社》外汇纵横特约嘉宾,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生。

关于狼的生存故事(六)  

2010-07-03 16:0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07月03日 - 聚鹰 - 义强网易博客

 第六节:第一次冲击失败

牛群四下散开去,把那只行动有点迟缓的母牛暴露在我们的面前。我第一个冲上去用牙齿把自己吊在了它的脖子上,我的牙齿在它的肌肉与骨骼中前进,一股温热的血流进了我的喉咙。

后面的狼一只一只的冲了上来,那只衰老的牛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本能地在暴跳,它妄图用自己的力量来为自己搏得一线生机。可是我的牙齿决不会给它这个机会。我的身体跟着它的跳动而上下颠簸,而我锋利的牙齿没有松动一点……它终于倒下去。我的同伴们开始撕扯它的内脏,而那只牛还在呼吸。狼王这时赶了上来,它还力图用自己的警告来赶走其它的狼,可是没有任何一只狼理会它支出嘴唇的牙齿,每一只狼都在用力撕扯、抢夺着猎物。狼王的威信已被我的行动所动摇。它不得不加入到了抢夺猎物的行列,就像一只普通的狼一样在猎物的身体上撕扯。

第二天我又故伎重演,狼群在我的带领下又一次向一只野牛发起了冲击。我们又一次胜利了,完美的胜利。这回狼王赶过来后,并没有支起牙来威胁其它的狼不要进食,而是很平静地在用力撕咬一只后腿。我知道就在今天,关于谁是这个狼群中的最强者这个问题,在我和狼王之间要有一个明确的了断。

在返回营地的路上,我和狼王的磨擦在加剧。我们时不时地就会发生身体上的冲撞,它用它冷冷的目光看着我,我则用恶狠狠的眼神回敬它。

回到了营地,我开始对一只和我同龄的雌狼表示出好感,我开始围着它打转。我自己很清楚,我的这种行为是对权威的一种赤裸裸的挑衅,它不可能不对我的挑衅做出回应。火药味已经很浓了。整个狼群都停止了喧嚣,而变成了一种沉默。

狼王向我慢慢地走过来。我放弃了追逐雌狼,到了最后决斗的时刻。从出生到现在我一直是为了生存而努力奋斗着,而这一次与以往都不再相同。我将满怀自信为了我的理想而战。我相信我的力量,我相信我的力量能打倒一切。

我开始不停地向它嚎叫,向它挑衅。我向它扬起我的爪子,亮出我的牙齿。我相信我比它更出色。

我们俩越靠越近,我们呼出的热气交叉在了一起。我看见了它眼中通红的血丝,它的眼神之中仿佛蕴藏着一种深不可测的力量。但不管什么力量,今天我都要用我自己的力量把它打倒!

第一次冲击失败

我和狼王在对视,我们俩都竖起了身上的毛发。我们都知道失败者只有两个去处,一是死亡,二是离开狼群。整个狼群向我们俩决斗的地方看过来。它们的目光中没有一丝的偏见,它们不会因为谁当成了狼王而多得到一丝好处。它们只是要等待着决出谁是这个狼群的最强者,这个最强者将领导它们,并将成为它们的精神领袖和捕猎的支柱。

我们扑到了一起,这是一场决斗,我们一定要分出一个胜负,没有平局之说。锋利的牙齿在对方的皮毛上撕咬,冰冷的爪子在空中飞舞。我一爪子打在了它的脸上,它满脸是血。它则忍着痛用嘴巴去咬我的后颈。我们抱在了一起……空气中满是血腥的气味,我和它的毛发在四处飞舞。周围的狼群只是默默地看,没有喝彩、没有欢呼。它们在等待这个狼群中最强者的出现。撕咬还在继续,我和它还都没有到达体力与精神的尽头,只要还有一丝的体力我们都会把它发挥出来。

又一个回合过去了,我感到了我的体力不支。我的四肢都在微微地打颤,我的身上到处都挂有正在向下滴血的口子。我的头有一点晕,脚有一点软。我知道:我太年轻了,自信和不自量力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区别它们的标志就是行为的结果。我的力量还不足以对现在的狼王形成威胁。狼王还在我的面前威风凛凛地看着我,它的身上也有一些我用爪子与牙齿留下的纪念,可它却还是一动不动像一尊雕像一样稳稳地立在那里。从它的眼神里折射出了一抹夕阳的光辉,此时我感觉到深不可测的不只是它的眼神,仿佛还有一些别的东西。它还在用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等着我的下一个进攻动作,或是我防守上漏出的破绽。

我决定离开狼群,这是荣誉和生命相比较之后得出的一个结果,我还年轻,我不想就这样夭折。我将来还有机会,总有一天我的骨骼会比它更粗壮,我的肌肉会比它的更健美,我会比它更有力量,我会比他再敏捷!我慢慢地在狼王和狼群的注视下向后退却。退到一个比较安全的距离之后我开始掉头狂奔。我在奔跑时向后一扭头,大声地叫了一句:

“我会回来的。”

“我等着你。”

我听到了顺着空气从我的身后传来的声音。这缕声音中已经不再包含有凶恶,甚至还有一丝祝福。那好吧,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打倒你的!

就这样,我第一次尝试向狼群权力最高峰的冲击失败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